教養之道
了解原生家庭的創傷 不重蹈覆轍

自七年前當上媽媽,跟不少新手父母一樣,周圍去聽教養講座,買教養書,彷彿「教養」一詞就立刻成為了生活上衆多議程之一,彷彿未有小孩之前,我們不用學習。

我對教養書有一份執著。坊間林林總總的出品,我最抗拒那些一百句父母必要說的話,五十個不可不做的技巧,等等。

最近遇上了一本書,毫不矯飾地道出孩子就是成年人的老師。有沒有發現,孩子一天一天長大,電光火石間,可能會有一些場景,畫面,甚或只是一句話,似曾相識,但又好陌生。教養,就是我們在這些臨界點上,作出一個什麼樣的選擇:破口大駡?物質利誘?抑或從潛在記憶裏找句以前老爸老媽的台詞了結眼前的爛場面?

Book-001

「大人們內心的創傷,使其不自覺複製了過往照顧者的行為…久而久之,便在成長過程中將自己形塑為最不喜歡的樣貌。」(摘自《受傷的孩子和壞掉的大人》)

當孩子漸長,尤其開始進入學校,進入體制,大人不自覺地投多放好多期望,好多要求,而又不自覺地在言語上,行為上,附加了目的和操控。

「叻仔!如果可以……就 very good喇!不如你…」

如果這是工作間的場景,上司跟你說這番「讚美」的話,你是不是立刻感受到真誠的鼓勵而更努力工作?還是,知道這又是一種包裝的說服好叫自己執行另一個工作?

「每個孩子來到這世界上,都是為了超越上一代,並創造更好的生存條件。而超越上一代最好的途徑,就是讓孩子活出屬於自己的人生;而非為了照顧父母的期待,而牽絆住自己追蹤人生的腳步。」(摘自《受傷的孩子和壞掉的大人》)

這本書的作者陳志恒曾任台灣高中學校的輔導老師,書中記錄了他在面談室跟孩子相遇的故事。無論是主動求助,抑或被轉介,這些受傷的孩子,有來自好像你和我的正常家庭,也有自失去功能的家庭,而陳正正指出,最容易令孩子感到痛苦和困擾的是源自每天與他們密切互動的大人,可能是父母,可能是老師。

「本應友善地教導與照顧孩子們的大人壞掉了…被送來療傷止痛也總是孩子。而那些壞掉的大人,卻沒有機會被送去好好地「維修」一番,因為他們總是無法覺察自己的言行,是否為孩子帶來了傷害……」(摘自《受傷的孩子和壞掉的大人》)

我的仔仔是一個小一生,屬於那種仍然保持一種稚氣童真的小男生。一天放學,我因為當家長義工而遲了少許,只見他坐在“待接放學”長椅上嚎哭。我以為他因見不到我而不開心,但見他喘著氣,說不上一句,只好和他走到小花園,坐下,喝口水,我告訴他,你想講多少,講不講也可以。

仔仔告訴我,上堂時不小心把擦膠筆飛向老師桌,可能險些就中到老師,老師沒收了擦膠筆,告訴他,暫時保管。

再跟仔仔了解過,知道他是不小心的。突然,我腦海裡閃過一個畫面。

「是不是之前媽媽說過,擦膠筆好貴,你千萬不要丢了!」
可能當時語氣確實有點重,仔仔生怕我責備,才大哭起來!

自問不是一個物質型媽媽,也不知道自己為何這樣說,或許以為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一句。而後來自己回想,老爸老媽的確又好習慣這樣說,什麼什麼好貴的,小心用,不要遺失,等等。

自覺性 (awareness),比起那些快速存取的,罐頭式的,雞精式的所謂教養技巧,來得更重要,父母要有自我察覺的意識,如何才做到呢?只有勇敢回望自己的成長,當一天踏上成為父母這個一生旅程,有自覺性的去調整,改變,才是對孩子作為一個獨特生命的絕對尊重。這本書就有種喚起大人們內心那曾經存在但沉睡了的小孩的提醒,有些地方會有如當頭棒喝。作者希望可以幫助大人重新對焦在教養日常上,讓彼此都看到自己的價值。

書的下半部,較著力從一個輔導老師看心理助人的工作,但對父母,那些提醒仍然適用。需知道校園輔導是一個有時限的過程,但父母子女卻是一生的。

「大人若改變,孩子就會改變!」
給大家一個小練習,在面書上重温孩子出生那一天,自己說過什麼。重新回味那一刻的喜悦,那個只願孩子健康和快樂的初心。下次,再面對孩子達不到你的要求時,在心中快速存取這個當年今日帖子,深深吸口氣,再去跟孩子對話。
或許我們都是壞掉的大人,但只要有一息尚存,就有能力建立自我察覺的習慣,真誠去愛孩子,幫助他們,將來有一天,他們亦會努力不成為下一個壞掉的大人。


 

profile
搣時因
曾經是中學老師,輔導老師,大專老師,如今是當一世的媽媽。深信親子關係要用真誠和初心去建立。與其啃一大堆教養技倆,不如坦然面對自己的成長,因為安頓好自己,就能安頓孩子。

 

 

想知更多育兒資訊 請留意Easy Pama

想隨時獲得更多親子資訊,就快啲like我哋Facebook啦!⁠⁠⁠⁠
推介內容
event_late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