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人有SAY
【社工爸媽自家教手記】我們的下一代長大後會有舊同學嗎?

社工媽媽這幾年有些際遇,感到誠信、義氣、承諾、友情這些重要的價值觀,在社會越來越不重要。理論上,老派人會比下一代重視以上的價值觀,可惜,似乎也正在慢慢消失。至於下一代呢? 一般來說,放飛機、不守承諾似乎是常見的事了,重點是,他們真心地覺得沒有問題,並非明知故犯(這才大鑊)。

1

有時入中學工作,靜靜地看著學生,我會心想:「他們長大後仍然存留彼此之間的情誼嗎?縱然踏入社會工作後少見面,這些青蔥歲月的友情、寶貴的回憶,可以成為他們將來面對人生的一份力量嗎?」

2

中學畢業之後,甚少與中學同學保持聯繫,的確是最老土那句:「人大了,各有各的生活,各有各的忙碌。」但很神奇地,中學生活的友誼和回憶,就像「叉足電」的電池,為我的人生帶來了很多年的力量,到今時今日仍會間中夢見母校和同學。

3

事實上,不是每個人都有美好的中學生活,特別是被欺凌的學生。我卻很幸運地,過了一個非常溫暖和快樂的中學生活,這種好事當然不是來自課程本身(課程悶到不行),而是來自一班同學。

特別有一位同學,現在回想起來,他對我的中學生活是一個很大的祝福。話說我是一個不擅長社交,也不愛「social」的人,(是的,我是一個不愛social的social worker,但我喜歡與真心朋友聊天,可以聊很久。) 升上中一後,沒有小學的好友同校,加上小學是村校,人數很少,當獨自去到一間大校,變了中學生,對內向的我來說是十分害怕和困難的事情,記得中一的上學期我都害怕上學,也不懂與新同學建立友誼,雖然沒有被人欺凌,但卻覺得孤單。

4

過了上學期,有一天,班內有一位黃同學,他突然說要契我做契姐,然後開始叫我「阿姐」,我們那個年代,好流行契來契去,但有個契細佬,是第一次,而且也只有這麼一次,他更稱呼我的媽媽做契媽。由他第一次開始叫我「阿姐」,慢慢,其他同學、甚至老師,都是這樣稱呼我,加上黃同學是一個很social的人,而且好錫我、重視與我的關係,就這樣,漸漸地為我和其他同學的關係,帶來了很正面的影響。後來,我的朋友也越來越多,關係越來越好,黃同學幫我打開了一切。

畢業後很少機會與黃同學見面,通常都是一些大日子,有人結婚、校慶、喪禮等等,才有機會見,但每次見面,我都覺得與他的關係是完全沒有變過,我們對彼此就像當年一樣,變的只是大家都肥了(註:他肥好多),關係一直在心中。到我7年前生仔坐月,黃同學來電,說要抽兩包尿片來,我受著產後抑鬱影響,很暴躁的叫他不要來,說我要休息,然而他平靜地說「我把尿片抽到樓下,叫契媽拿上樓我就走了。」他當時也有自己的事要煩,我家在山長水遠的屯門,還要態度差,但他卻堅持要來。後來,我看著他的兩包尿片,既溫暖窩心,卻又有滿滿的內疚。

5

黃同學是我身邊其中一個永遠都不會對我生氣的人,就算我有時口多,中學時好「串咀」,甚至對上一次跟他見面,他仍然向我媽媽投訴我把口不留餘地,但他都是笑咪咪的。

真心的朋友何其難得,更何況是識於微時,累積了30年的深厚感情。

深深祝福我的學生、我自己的孩子,到他們中年時,能夠有值得一再回味的友誼。

作為家長,在幫助孩子的才能/成績的同時,讓我們一起建立重情重義的價值觀給孩子好嗎?對社會好,對孩子更好﹗

*感謝聖公會陳融中學1989-1994年的老師和曾經對我好好的同學們。


社工爸媽Profile-pic

撰文:阿敏(社工媽媽)
面書「社工爸媽自家教手記」版主。從事青少年兒童工作近20年,有自己的孩子後,發現陪伴孩子成長是最重要,無理由走去教人哋個仔而唔係教自己個仔,因此社工媽媽辭去全職,轉為Slash一族,陪伴兒子天仔渡過寶貴童年,而社工爸爸則繼續全職青少年服務。在扭曲的香港教育制度下,社工爸媽亦選擇為兒子homeschool,提供人性化的教育環境。

📣相關閱讀
▸從來沒有教認字卻學會閱讀的魔法 http://bit.ly/2OrVpI7
▸老師未教我就唔識了…… http://bit.ly/2OrW0JR
▸虛偽的中學生? http://bit.ly/2OrVxaz
▸不能說的秘密 http://bit.ly/2OrVCen

想知更多育兒資訊 請留意Easy Pama

想隨時獲得更多親子資訊,就快啲like我哋Facebook啦!⁠⁠⁠⁠
推介內容
event_late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