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人有SAY
【搣時因書評】《被禁止的事》 家長說不 引導孩子思考之端

「不可以!」

如果問問大家,孩子出生後,自己講過多少次「不可以」?
記憶中,我的父母除了一些他們看重的價值和言行上,很少跟我說「不可以!」。到自己成為媽媽,却發現自己有時因為便利,想省下麻煩;因為要表現文明,而有時很快告訴小肥「不可以!」。

原來,除了安全和規則考慮外,其實,太快給出這三個字,可能局限了孩子的思考和能力。

Book-cover
作者羅怡君在《被禁止的事》一書從四個層面細緻記錄了她跟女兒的日常互動:在家裏關於自己的事,在學校,生活周遭的事;在電視裏。其中兩個提問我特別深刻:

//為什麼溜滑梯不能往上爬?//
//被禁止的事,一定是錯嗎??//
(摘自《被禁止的事》)

如果小朋友提出以上疑惑,大家會怎樣回應?

一旦成為父母,往往不自覺給小朋友訂下規則。常見的例子,在公園裡,大人周不時要求小朋友排隊輪候,但明明那個設施是可以容納多個小朋友同時玩,而互動本來就是學習的過程。

可能出於面子,不想有難纏的場面,又可能不想有任何衝突,於是快快訂立原則,免得節外生枝。

作者挑戰大家,鼓勵小朋友,當覺到某項規定怪怪的時候,找老師或爸爸媽媽討論一下,有時不用立刻決定甚麼。

記得小肥有一次在學校得到一份獎品,是户外參觀活動。活動前一晚,跟他一起執拾小背包,想起之次的外出,都有同學帶相機,小肥今次都想自己帶。

活動完,我發現相機放在書包而不是小背包,問小肥,他說,有位帶隊的學校職員說,不可以帶無聊的物品!小肥自行理解,就無放相機了。

當下我有些氣,又有些啼笑皆非。跟小肥討論,分析,鼓勵他下次要弄清楚,勇敢提出和查證,相機算不算無聊物品?如果要更進一步,萬一對方堅持,自己是否可以提出見解和爭取?

後來我再提出一些假設,「逼」小肥多思考:結果連他自己都說,其實當時如果不取出相機,照帶上路,據他觀察,是沒有問題的。我甚至乎問他,如果有人活動中途問起,可以如何回應,我提醒他原先的目的(用相機記錄活動中有趣的事),以及可以如何表達。

學校,白紙黑字校規以外,其實充滿了好多這種模糊的指令。這些指令,不少是為了行政便利,為了管理。小朋友習慣了要聽話,其實可能有時自己對一些要求感到奇怪,大人無用具體正面的字,小朋友不明白背後的意思和原因,但也不去了解。

我們家有句常說的話:「硏究下、求證下」。因為深明體制學校的模式,所以刻意填補補這一點。有些「規則」不是那麼硬,但大家都不敢去超越。

//每一種禁止的意思,其實不太一樣。有些禁止只為了特定的人著想,有些禁止是為了讓你不要入想法,有些只是為了比較方便、比賽好管理,但不一定是最好的決定。所以下次聽到任何規定,都可以想想看,好嗎?//
(摘自《被禁止的事》)

不是不教不管,而是如果大人習慣用「不可以」去表達,就來得絕對和快速,沒有任何思考的空間。小朋友就只接收到這個世界的可能性是如此有限。有彈性的思考,也同時是建立同理心的開始。有一天,可能已發覺自己不用出手,因為小朋友有能力去同理,有能力去跟世界接軌!

因此,作者提醒,所有的「不可以」正正是教孩子思考的起點!

001

16585547


 

搣時因_profile
撰文:搣時因
曾經是中學老師,輔導老師,大專老師,如今是當一世的媽媽。深信親子關係要用真誠和初心去建立。與其啃一大堆教養技倆,不如坦然面對自己的成長,因為安頓好自己,就能安頓孩子。

 

 

想知更多育兒資訊 請留意Easy Pama

想隨時獲得更多親子資訊,就快啲like我哋Facebook啦!⁠⁠⁠⁠
推介內容
event_late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