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人有SAY
【幼稚園老屍手記】阿荗看SEN(上):不是「兼收」SEN幼稚園的幼師觀察

這回自稱阿荗,因我確實對特殊教育(SEN)認知不足,當年讀教院,只接受過「介紹式」的特殊教育課,對學名有認識,僅僅能發現幼兒或者可能有特殊需要。仍記得十多年前於實習期間,有一位幼兒不斷騷擾同學,我問啟導老師(mentor)我該如何協助如何教導,她說:「佢有野架!你幫我帶佢去個邊玩玩具得架喇,放心,你比教院導師睇堂時,我地會放佢去第二個課室。」當下,我十分同情那位疑似有特殊需要的幼兒,但卑鄙地放下心頭大石,我承認當年我十分緊張我的實習課是否合格,若然他在我被視學時不斷大叫,我自知未有能力駕馭⋯⋯

然後實習「過關」當了老屍,在課室內,我只能包容及防止SEN幼兒的特殊行為,引導其他幼兒接受個別同學享有特權,盡量確保所有學生都「無穿無爛」,雖然我不會讓他自己坐到一旁玩玩具,我好想他一起聽我說故事,但我欠缺幫助他的能力。

01

實習「過關」當了老屍,在課室內,我只能包容及防止SEN幼兒的特殊行為。

02

不是每個老師都是特殊教育的專業人士,想協助SEN幼兒,要有專業的知識和技能。

面對家長,我不是特殊教育專業人士,我只能向家長陳述他們孩子在校的特別之處,建議他們帶孩子接受評估。在沒有特殊教育協助下的幼稚園裡,我真的已盡了最大努力去實踐融合教育。

然後我接觸到幼兒園的兼收計劃,社會福利署將有輕度特殊需要的二至六歲孩子轉介到幼兒園,與一般幼兒一同學習,兼收組老師再作個別輔導。

我確實親眼看到幼兒在兼收組老師的教導下很有進步,我開始羨慕他們的專業知識和技能,再次進修的念頭開始萌牙。

我經常有意無意的向兼收組老師請教,在閒談中,我除了長知識,還出現了各種悲觀的想法⋯⋯(下集再續)

幼稚園老屍-Profile
撰文:陳老師
面書「幼稚園老屍手記」版主。未婚,任職幼稚園老師十年:由名校到今日教屋村幼稚園,見盡不同家庭背景的豆丁成長

 

 

想知更多育兒資訊 請留意Easy Pama

想隨時獲得更多親子資訊,就快啲like我哋Facebook啦!⁠⁠⁠⁠
推介內容
event_latest